首页 > 31地三季度GDP悉数出炉:西藏增速超6,上海下降0.3%
国家动态

31地三季度GDP悉数出炉:西藏增速超6,上海下降0.3%

发布时间: 2020-11-02 08:27:49   作者:陈泽秀   来源:时代周报  


继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经济数据公布后,地方经济答卷全部交出。时代周报记者统计,截至11月1日,31个省(区、市)均发布了2020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。

前三季度,22个省份GDP增速超过全国平均水平(0.7%),西藏以6.3%的GDP增速排在首位,贵州、甘肃紧随其后。不过,仍有5地的GDP增速尚未实现由负转正,分别是上海、辽宁、内蒙古、黑龙江、湖北。

在经济总量方面,广东GDP达到7.84万亿元,位居第一,江苏、山东分列二、三位。尽管粤苏鲁继续坐稳前三,但江苏与广东的差距逐渐缩小,山东与江苏的差距却逐渐扩大。

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、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今年的疫情使得外贸出口、国际产业链受到影响。沿海省份外向型经济比重较高,受疫情的影响比较大。中西部地区以内向型经济为主,国内疫情控制得比较好,受到的影响相对小。

22省份增速跑赢全国,西藏领跑

与上半年相比,三季度各地经济修复态势愈发明显。前三季度,共有26个省份实现同比正增长,其中,22个省份增速跑赢全国(0.7%),1个省份(广东)与全国持平。

具体来看,前三季度,西藏是唯一一个增速超过6%的省份,增长6.3%,排在全国首位;贵州、甘肃紧随其后,分别增长3.2%和2.8%。增速在2%以上的省份还有:云南(2.7%)、湖南(2.6%)、宁夏(2.6%)、重庆(2.6%)、江西(2.5%)、安徽(2.5%)、江苏(2.5%)、福建(2.4%)、四川(2.4%)、浙江(2.3%)、新疆(2.2%)和广西(2%)。

在15个增速超过2%的省份中,除了江苏、浙江、福建,其余均来自中西部地区,尤其是西部地区,占了9个。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一方面,西部地区经济总量比较低,所以增速相对较快;另一方面,西部地区今年受到疫情影响相对较小。

不过,前三季度仍有5地GDP增速为负,分别是上海(-0.3%)、辽宁(-1.1%)、内蒙古(-1.9%)、黑龙江(-1.9%)、湖北(-10.4%)。

其中,上海前三季度GDP为27301.99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0.3%。上海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仍是负增长。其中,第一产业增加值下降18.0%,第二产业增加值下降2.9%,第三产业增加值由上半年下降0.6%转为增长0.7%。

作为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省份,湖北尽管仍为负增长,且增速垫底,但其降幅较上半年收窄8.9个百分点,收窄幅度最大。湖北省统计局表示,全省经济从一季度“按下暂停”,到二季度“重启恢复”,再到三季度的“加快恢复”,整体经济呈现持续稳定恢复态势。

粤苏总量差距缩小

从经济总量看,前三季度,全国进入“万亿俱乐部”的省份达到23个,数量与省份均与去年相同。广东、江苏、山东经济总量优势明显,继续坐稳全国前三强。

其中,广东和江苏GDP总量均超过7万亿元大关,分别以7.84万亿元和7.38万亿元的成绩占据全国第一和第二,是目前仅有的两个前三季度GDP超过7万亿元的地区。山东GDP处在“5万亿俱乐部”,以5.22万亿元位居全国第三。

尽管前三强的位置不变,但数据背后却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。

前三强中,广东GDP增速最低,为0.7%;江苏则实现了2.5%的增长,在东部省份中排名第一,两者GDP差距由2019年前三季度的4992亿元缩小到目前的4588亿元。同时,山东与江苏之间的GDP差距在拉大。山东2019年前三季度GDP跟江苏相差9890亿元,今年这一数字扩大到21623亿元。

“江苏一直在追赶广东,前些年两者的差距比较小,后来又拉开了,今年江苏的经济增速快了点,广东相对慢,但这不影响总体的格局。”胡刚分析。

作为外贸大省,广东今年受外需不振影响更大。前三季度,广东货物进出口总额5.08万亿元,同比下降1.6%,而江苏前三季度完成货物进出口总额3.23万亿元,同比增长0.8%,增速年内首次转正。

胡刚认为,江苏发展较快得益于上海的带动。当前,上海主要往科创、金融、航运等高端产业发展,大量的制造业企业转移到苏南地区,带动了江苏的发展。

另一方面,胡刚分析,最近几年,山东青岛的发展趋缓,济南的发展势头虽然不错,但经济总量不大,导致山东缺乏像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的带动。另外,山东资源类的基础性工业比较强大,国企也比较强大,从经济结构上看,山东跟江苏、广东相比,缺乏活力和创新。

湖北反超安徽,排名逐渐回升

除了粤苏鲁,目前GDP排名4至10位的分别是:浙江、河南、四川、福建、湖南、湖北和安徽。南方省份占了8个,北方仅有2个。

“中国经济南强北弱的特征越来越明显,经济重心正在往南方转移。”苏剑表示。胡刚也认为,南北方省份的差距正在拉开。他分析,原来国内经济发展比较依靠矿产资源,北方矿产资源相对丰富,南方主要发展轻工业、服装工业、食品工业等。现在经济发展主要依靠人力资源和科技创新,矿产资源对经济的贡献逐步下降,南方物产丰富、气候宜居,人口都流动到了南方,互联网经济比较发达。

此外,在GDP总量前十强的省份中,湖北经济的恢复情况值得关注。前三季度湖北GDP为29779.42亿元,接近上年同期九成。

今年一季度,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湖北经济总量排名由去年的第7位降至第13位,被福建、湖南、安徽、北京、河北超越。此后两个季度,湖北奋起直追,GDP排名也逐渐回升:二季度湖北超过北京、河北排在第10位;三季度湖北超过安徽,排在第9位,与排在8位的湖南差距仅为1亿元左右。

湖北省统计局总统计师叶福生在近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分析,前三季度湖北经济运行持续稳定恢复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两点:一是全省上下狠抓落实,政策效应逐步显现,这些政策包括党中央国务院出台的一系列财政、金融、社保等纾困和帮扶政策。二是湖北长期积累的综合优势和经济发展的韧性逐步释放。

“我们相信,下一阶段,随着规模性政策支持力度持续加大、营商环境不断优化和市场信心逐步恢复,湖北疫后重振、高质量发展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。”叶福生表示。